这是一封强悍的“数学情书”,里面的内容可谓“铁证如山”,大家不妨看一下,人士下这个强悍的“才子”。略作修改,纯属恶搞。

术子
还生我的气吗?

我总是喜欢叫你术子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你的名字和我最喜欢的数学有一个字发音相同,而且在小学的时候,数学就叫做算术

也许你真的是生我的气了,然而你知道为什么我陪你的时间在定义域里变成了一列减函数了吗?我是有原因的。我们都高三了,面临着即将到来的各种新的排列组合,我是多么想继续和你呆在同一个组合里无穷下去,我多么希望我们的爱情是一条射线,只有起点没有终点,而不是一根只有高中三年那么丁点儿的线段

如果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努力学习,则上面的理想可以实现。这是一个真命题。我所作的一切一切都是在为我们的将来作辅助线, ∴你不应该生我的气,→我对你说:“别生气了。”

但你依然没有原谅我,你对我说:“⑴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。⑵你跟别的女生好了。”看来,我真的需要证明一下你 这两个推论是错误的了。

证明:

⑴你说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。
我注意了一下,班里的座位横着有七排,竖着是9行,再加两个道,可以算11行。 设坐在5行四排的同学为坐标原点,第四排为x轴,第5行为y轴。 则你的坐标:你(-4,1);我的坐标: 我(3,-2) ∴我们俩之间的距离:你我=$\sqrt{(3+4)^2+(-2-1)^2 }=7.6   ∵当两人距离 L≥10 时,才可以算远。0<7.6<10 ∴我们俩之间距离并不远。 ∴原命题为假命题,错误。

⑵你说我跟别的女生好了。 在做题之前先说明一下,为了做题方便,这里暂用“她”来代替“别的女生”   设:一RtΔABC,∠C=90度,斜边AB=我,两条直角边分别对应你和她。我和你的夹角∠ABC=α。(说明:至于为什么只设我们之间的夹角,而不去管我和她的,那是因为我们曾经有过交集,而你也说过,相信我和别的女生的关系还没有发生到有公垂线的地步。这一点,我略感安慰) 则我们俩在一起 ∵你在我上面 ∴为 cosα 我和她 ∵我在她上面 ∴为 cscα 你和她 ∵你在她上面 ∴为 ctgα ∵我和你的夹角α(我确信曾经有过)非常小(小到两片药便对付了) ∴α趋于0(α>0) 当α=0时,①cosα=1, ∴我心里只有一个你   ②cscα=0, ∴我和她没有关系 ③ctgα=+∞, ∴你比她重要无数倍 ∴我爱你,不爱她。 同理可证:我爱你,不爱她’、她’、她’…… 将此概念推广开来,   则可证:我爱你,不爱每一个“别的女生” 即:我爱你,而不爱每一个你所说的“她”。 ∴我爱且仅爱一个你
∴原命题是假命题,错误。

好了,现在,还生气吗?我与“她”就像是开口向上的抛物线与坐标横轴,而我对“她”的心:△<0, ∴不会有交点。

我与“她”就像是两根异面直线,无论怎样延伸,不会有交点。
我与“她”就像是双曲线的两支。尽管有些对称,但是没有交点
其实,术子,到现在,我仍然没有求出你所说的那个“她”的具体值是多少。不要再提“她”了,让“她”永远消失吧!

术子,让我们回到一起吧,忘记所有不愉快的事,和差化积,从新整理思路
术子,真的原谅我吧,我绝不会背着你搞出什么增根,不信的话,我随时接受你的检验
术子,你知道吗?在你不理我了的这些日子里,我的生活就好象是一列等比数列${a_n}$,首项$a_1$=痛苦,公比q=想念(q>1),n=天数,前n项和$S_n$=“我实在不能忍受这痛苦和想念相交构成的煎熬了”。术子,给我一个正确答案吧!可以吗?

昨天,我做出一道诗,在这儿送给你。

术子, 你是我对称轴, 如果没有你, 我找不到另一半自己; 术子, 你是我的值域, 如果没有你,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; 术子, 你是我的公理, 如果没有你, 我没有一点头绪; 术子, 你是我的必要条件, 也许你可以没有我, 但是, 我绝对不能没有你! 好了,术子,到这吧,我的心真的永永远远都只有一个你。 写了这么多,你不会感到复杂吧?最后,我还要写一句话。 答:我爱你。

请求你原谅的maths


转载到请包括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paces.ac.cn/archives/116/

如果您觉得本文还不错,欢迎点击下面的按钮对博主进行打赏。打赏并非要从中获得收益,而是希望知道有多少人曾在科学空间驻足。当然,如果你无视它,也不会影响你的阅读。再次表示欢迎和感谢!